历史上的今天 1916年5月31日 日德兰海战英国取得战略上的胜利

5月31日14时15分,在贝蒂的战列巡洋舰队担任侦查任务的第一轻巡洋舰分队发现一艘丹麦籍蒸汽船经过,欲上前查看,两艘德国驱逐舰B109号和B110号也碰巧前来执行同样的任务。14时20分,英舰向贝蒂报告在西南方向发现敌舰。14时28分,英国轻巡洋舰“加拉泰亚号”与“月神号”率先向德国鱼雷艇开火。德国鱼雷艇立即撤往正在全速赶来的德国轻巡洋舰后方。14时36分,海军少将弗里德里希·伯狄克麾下的德国第二侦查舰队的轻巡洋舰“埃尔秉号”在其舰炮极限射程上命中“加拉泰亚号”,日德兰海战正式爆发。

14时32分,贝蒂下令战列巡洋舰队先转向西南方向再向东航行,切断德国舰队的退路;同时还命令“恩加丁号”放飞一架水上飞机弄清楚德国舰队的规模和位置。这是海战史上第一次舰载机执行侦查任务。接近15时30分,这架飞机定位并报告了数艘德国轻巡洋舰,但或许因为遭到防空炮火袭击,情报传输失败。

更要命的是,贝蒂的战列巡洋舰队转向后,处于纵队末尾,负责用探照灯向海军少将休伊·埃文-托马斯率领的第五战列舰分队发送灯语指令的虎号战列巡洋舰一下子偏离了原来的位置,从距离第五战列舰分队最近的军舰变成最远,导致其无法再传递指令;此外,第五战列舰分队平常都随杰利科海军上将的大舰队行动,不熟悉贝蒂要求各舰主动追随旗舰的指挥风格,导致第五战列舰分队在贝蒂舰队转向后,仍保持原来的航向;加之贝蒂全速航行,战列巡洋舰速度又在战列舰之上,两支舰队之间的距离一下子拉大到16公里。这样一来,在军舰数量和炮火上具有压倒性优势的英军,在接下来的前半个小时海战中处于劣势。

由于能见度优势,15时22分,希佩尔的战列巡洋舰队在24公里的距离上率先发现英国舰队;而英国舰队直到15时30分才发现对方。15时45分,希佩尔命令舰队转向东南,以将贝蒂的舰队引向舍尔率领的德国公海舰队主力(此时位于东南方向46英里处)。虽然在战舰数量上和舰炮射程上占优,贝蒂在德舰进入火炮射程十多分钟后仍一炮未发,也未能利用这段时间将各舰排成战斗队形,致使战斗爆发时英舰还在迂回占位,使他在战后饱受诟病。15时48分,英德两支舰队在14000米的距离上接近于平行,此时英舰位于德舰西南方向(即德舰的右手边)。

1912 年在费尔菲尔德的戈文船厂完成后,HMS 新西兰号经过克莱德班克,

德舰率先开火,英舰随即还击,英德战列巡洋舰之间爆发了第一轮交锋。此时是希佩尔率舰队向东南航行,试图将英舰引向公海舰队主力,而贝蒂率英国舰队在后方追赶,后世军史学家称这一阶段的交战为“南向追逐战”(Run to the South)。贝蒂阵中有6艘战斗巡洋舰,希佩尔有5艘。舰炮口径上英舰以305毫米、343毫米对比德舰的283毫米、305毫米略占上风。然而德舰处于背光面导致英舰视野普遍不佳,难以定位目标,在战斗爆发的最初几分钟内,狮级战列巡洋舰二号舰“长公主号”之外的各艘英舰均错估了德舰的距离,导致炮弹落在德舰后方很远的海中。

此外,除贝蒂的旗舰狮级战列巡洋舰一号舰“狮号”与“长公主号”之外,其他各舰都还未抵达战斗位置,导致舰炮无法有效瞄准。再者,贝蒂的舰队此时处在下风向,各舰烟囱和炮口发射后冒出的浓烟使得瞄准更加困难,处于上风向的希佩尔舰队则没有这个问题。最后,由于旗语不畅以及烟雾的影响,贝蒂之前部署的一舰对一舰的接敌战术也未能实现,“玛莉王后号”和“虎号”都瞄准了毛奇级战列巡洋舰一号舰“毛奇号”,使得德弗林格尔级战列巡洋舰一号舰“德弗林格尔号”得以趁隙开火。遭两舰合击的“毛奇号”则以精准的炮火还击,开战仅12分钟就命中“虎号”9发炮弹。精准的舰炮射术和出色的能见度帮助德国人很快就击中了半数英舰,而英国人开火七分钟竟无一命中。

1916 年,戴维·比蒂中将(双手插在口袋里) 和她的船长 AE Chatfield(右四)和其他军官在 HMS Lion 的前楼上 。苏格兰国家记录

以上这些不利因素,加之英式战列巡洋舰薄弱的装甲防护使得英舰很快陷入绝境,“狮号”、不倦级战列巡洋舰一号舰“不倦号”、“玛丽王后号”相继遭德军舰炮火力击穿炮塔装甲。贝蒂的旗舰“狮号”对位的是希佩尔的旗舰德弗林格尔级战列巡洋舰二号舰“吕佐号”,该舰炮火精准,开火仅三分钟内即有两发炮弹命中“狮号”。尽管“狮号”很快还以颜色,命中“吕佐号”一发炮弹,但是后者于16时左右在约15100米距离上以一发305毫米舰炮炮弹准确命中“狮号”的Q号炮塔。炮弹从9英寸厚的炮塔正面装甲和3.5英寸厚的炮塔顶部装甲之间的结合部钻入,将炮塔从里面整个炸开,炮塔内七十多人非死即伤,幸得炮塔指挥官法兰西斯·哈维少校在身负致命伤的情况下及时下令关闭弹药库舱门并向弹药库注水;

尽管英舰水手全力灭火,16时28分,余火引发的闪燃蔓延到位于炮塔底部的弹药库,引爆了炮塔工作间内的八发炮弹药筒(内装线状无烟火药Cordite,作为炮弹推进剂,每次舰炮发射需要四发),强烈的爆炸产生的火焰窜升到与桅杆相当的高度,弹药库和炮弹间内的水手绝大部分阵亡,弹药库舱门也在巨大的气压下严重变形,若非弹药库已经注水,该舰恐难逃灭顶之灾。“不倦号”和“玛丽王后号”就没有那么幸运了:16时02分,开战仅14分钟,德舰冯·德·坦恩号先以三发283毫米炮弹命中“不倦号”舰尾,引发X号炮塔弹药库殉爆,紧接着在极限射程上再以一发283毫米炮弹准确命中“不倦号”舰首A号炮塔(炮弹很可能是穿透了炮塔顶部装甲并引爆了炮塔底部的弹药库),该舰迅速向右翻转并在30秒内沉没,全舰仅两人幸存;

16时25分,之前连续命中德舰塞德利茨号的“玛丽王后号”亦遭受相同的厄运,在遭到德舰塞德利茨号和“德弗林格尔号”的交叉火力打击后,两座前炮塔底部的弹药库全部引爆,整舰在前桅杆附近炸成两截。第一次爆炸后该舰还能勉强浮在水面上,但随即而来的第二次爆炸(靠近舰尾,可能是散落的炮弹殉爆)惊天动地,爆炸产生的蘑菇云高达800英尺,大量碎片甚至飞溅到位于该舰后方的虎号战列巡洋舰,迫使其左转规避。“玛丽王后号”舰员仅9人(也有资料称20人)幸存。

SMS Seydlitz在战斗中受到重创,被 21 枚主炮弹、数枚二级炮弹和 1 枚鱼雷击中。98人丧生,55人受伤

贝蒂海军中将在其旗舰“狮号”上恰好目睹了这一幕。这位皇家海军自纳尔逊以来最年轻的将官(英国王室成员除外;贝蒂1910年1月1日晋升海军少将时仅39岁)向其身旁的“狮号”舰长查特菲尔德恩尔·查特菲尔德说了句后来广为传播的名言:“今天我们这些该死的船好像有点毛病。”(There seems to be something wrong with our bloody ships today)。 在两艘英国战列巡洋舰相继沉没之间的这段时间,休伊·埃文-托马斯海军少将率领的第五战列舰分队终于追了上来,装备有8门380毫米毫米主炮的这四艘伊丽莎白女王级战列舰“厌战号”、“英勇号”、“巴勒姆号”、“马来亚号”是当时世界最强大的战斗舰,称为“超无畏舰”。16时08分,最先赶到的“巴勒姆号”在极限射程上向冯·德·坦恩号开火,不到一分钟即命中一发380毫米炮弹;16时15分,全部四艘英国战列舰加入战局。

遭击中后爆炸燃烧中的玛丽王后号。从15时48分到16时54分,德舰共命中英舰42发283毫米和305毫米炮弹(其中“狮号”9发、“长公主号”6发、“玛丽王后号”7发,“虎号” 14发、“新西兰号”1发、“不倦号”5发、“巴勒姆号”2发);英舰命中德舰11发343毫米炮弹(其中“吕佐号”4发、“塞德利茨号”4发、“毛奇号”2发,“冯·德·坦恩号”1发),外加6发380毫米炮弹(其中“塞德利茨号”1发、“毛奇号”4发,“冯·德·坦恩号”1发)。

但相比英舰,德国战列巡洋舰优秀的装甲防护及正常的弹药库管理使得各舰虽有负伤,却无一沉没。 16时30分,舍尔海军上将率领的德国公海舰队主力发现了交战中的战列巡洋舰;随即威廉·古德诺准将率领的英国第二轻巡洋舰分队的“南安普敦号”轻巡洋舰也发现了德国主力舰群。“南安普敦号”一边躲避大口径舰炮的齐射火力,一边向贝蒂报告了德舰群的规模:16艘无畏舰和6艘较为老旧的战列舰,这是贝蒂和正率大舰队主力赶来支援的杰利科首次获悉舍尔的公海舰队主力已经出动。与此同时,双方驱逐舰正相互缠斗,用鱼雷攻击对方的战列巡洋舰,但仅“塞德利茨号”于16时57分遭英国驱逐舰“爆破号”发射的一枚鱼雷命中舰首。

在杰利科率领的大舰队主力战列舰群前方组成屏障的是英国巡洋舰群,罗伯特·阿巴思诺特海军少将率领的第一巡洋舰分队处于右翼。处在队列最前方的米诺陶级装甲巡洋舰三号舰“防御号”和勇士级装甲巡洋舰一号舰“勇士号”于17时47分发现了德国第二侦查舰队并立即开火,由于炮弹打不到敌舰,两艘英国巡洋舰随即左转接近德舰。不久之后,两舰发现了身负重伤的德国轻巡洋舰“威斯巴登号”并准备接敌。

18时05分,就在英舰距离德舰约5000米的时候,不到7300米外的德国战列巡洋舰“德弗林格尔号”和舍尔麾下的四艘战列舰也发现了英舰,并连续齐射命中阿巴思诺特海军少将的旗舰“防御号”。炮弹引爆了舰尾储存9.2英寸炮弹的弹药库,产生的火焰又蔓延到附近储存7.5英寸炮弹的弹药库并再次引发爆炸。18时20分该舰爆炸沉没,阿巴思诺特海军少将在内的全舰舰员阵亡。“勇士号”则至少有28发283毫米和6发150毫米炮弹命中,次日早上8时25分舰长下令弃船,该舰随即沉没。次日凌晨2时许,“威斯巴登号”沉没,全舰仅一人幸存(由一艘路过的挪威蒸汽船救起)。

17时56分,杰利科坐镇的大舰队旗舰铁公爵级战列舰一号舰“铁公爵号”已目视到贝蒂的旗舰,18时15分,贝蒂报告德舰位于南南西方,杰利科即刻下令大舰队变阵,24艘战列舰由6列4舰纵队变阵为单纵阵成功横跨公海舰队的T字头。18时17分,大舰队与公海舰队正式交锋,史上最大的战列舰会战正式开打,此时阵中两军有46艘战列舰彼此交火,算上仍在此处的双方战列巡洋舰队则共有62艘无畏舰,总吨位超100万吨,规模不但空前,且将绝后。

双方开火不久后舍尔上将意识到英国大舰队数量、射程、火力、阵位都占上风,若继续交战,公海舰队恐将全军覆没,因此短暂交火20分钟后,公海舰队于18时35分掉头,开始逃离战场,由战列巡洋舰殿后。此时大舰队的前锋,赫拉斯·胡德海军少将指挥的第三战列巡洋舰分队紧追转向中的希佩尔指挥的战列巡洋舰队,双方爆发激战,胡德的旗舰无敌级战列巡洋舰一号舰“无敌号”遭德舰“吕佐号”“德弗林格尔号”合击,最后该舰中央炮塔遭炮弹贯穿,引爆炮塔下方的弹药库,整条军舰炸成两截,迅速沉没,胡德阵亡,之后大舰队暂时追丢了公海舰队。

另一方面“无敌号”的回击炮火也导致“吕佐号”严重损毁,德国水兵全力抢修仍无济于事。次日凌晨,该舰身中24发大口径炮弹,进水达8000吨,舰首严重下沉、螺旋桨露出水面、无法继续航行,由德军G38号大型鱼雷艇发射两枚鱼雷自沉。希佩尔麾下的另一艘主力舰“德弗林格尔号”身中17发大口径炮弹、9发副炮炮弹,157人阵亡、24人负伤(为双方未沉没军舰中伤亡最高者),仍成功驶回母港,战后英国人给了它“铁狗”(Iron Dog)的称谓。 杰利科下令大舰队转向南南东方,堵住公海舰队返回基地的路,19时08分,公海舰队再次掉入大舰队的陷阱,让大舰队成功跨越T字头,发现情形不妙的舍尔于19时18分再度撤退,并命令战斗巡洋舰队以及驱逐舰队掩护公海舰队脱离危险。

20时20分前后,英德双方的战列巡洋舰队最后一次交火,之后双方虽有短暂接触,但战列舰群没有机会再交锋。随后公海舰队成功穿过大舰队的防御,于次日凌晨5时前后通过丹麦沿海,于天亮时返回基地,日德兰海战结束。 双方都付出了巨大的人员伤亡,英国本土舰队损失十四艘舰艇,而德国公海舰队损失十一艘,且英国本土舰队吨位损失多于德国公海舰队。但战斗结束后,六月二日18时的统计显示本土舰队仍有27艘包括战列舰和战列巡洋舰的主力舰随时可以投入战斗,公海舰队同时只有10艘主力舰随时可以投入应对,因此公海舰队并未打破本土舰队在北海的数量优势。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