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最终还是和舰娘在一起了武藏及大多战舰发现者离开了人世

当我们还在与“深海栖舰”搏斗捞船的时候,他却已经带队找出了数十条二战沉船遗骸的确切位置!

他曾两次战胜病魔,却仍然没能挺过这一次。就在昨天,保罗·艾伦先生因非霍奇金淋巴瘤并发症去世,终年65岁。

如果你不知道他是谁,我又为什么要用一个头条的文章来纪念他,那么接下来我会为你详细的解答这一切。

胡德号的舰钟,由他的团队打捞而出,现在在被修复后陈列于朴茨茅斯的海军博物馆,用以祭奠阵亡的1415名船员。

2012年,他和他的团队受英国皇家海军的委托打捞胡德号的船钟,虽然当时因各种因素未能打捞出水,在2015年才最终打捞成功。

《战舰武藏的最终时刻》,由保罗·艾伦团队水下摄制大量详实资料,并交由日本NHK电视台与众多专家一起制作而成。

2015年3月,在耗时8年多的探索后,他和他的团队在锡布延海1200米的水下发现了人类史上最强大的战列舰之一——武藏号的残骸,他所提供的资料为我们揭开武藏沉没过程中的众多谜点提供了大量可靠详实的资料。

2017年8月,保罗团队在太平洋水下5500米深处发现了印第安纳波利斯号的残骸,这一发现某种程度上给美国海军历史上最悲剧的灾难画上了句号。

扶桑号的推进器,2017年11月,艾伦团队宣布找到了全部五艘在苏里高海峡战沉的日本军舰,西村舰队的惨状也能从这些珍贵的水下资料中得到一定的还原。

岛风号标志性的五联装鱼雷发射管,2017年12月,保罗团队又发现了岛风的残骸。这条历史上没有姐妹舰的孤独的驱逐舰也从此从深海的淤泥里大白于我们眼前。

列克星敦号的残骸也于2018年3月被他的团队发现,名牌上的LEXINGTON字样依然清晰可见。

他和他的团队共确认了数十处沉船遗址,其中还包括并不限于海伦娜号,阿斯托里亚号,昆西号,文森斯号,北安普顿号,亚特兰大号,堪培拉号,沃克号,德黑文号,普雷斯顿号,库欣号,拉菲号,巴顿号,蒙森号,利德号,吹雪、绫波、以及夕立。他以个人的财产为广大军迷带来了价值无可估量的第一手军事资料。

但,如果仅仅只是这些成就,这位硬核军迷恐怕还不值得我们用一个头条的位置来介绍,他还可以说是一位人类精英,为整个人类也做出了无数贡献。

西雅图科幻博物馆作为世界上第一座科幻博物馆,为保罗在04年共耗资2000余万美元设立。

他投资设立了“艾伦脑科学研究所”,总投资额近5亿美元,研究出了众多对人类意义重大的研究成果,却没有把其作为专利为自己继续创造财富,而是全部免费公布在互联网上,无偿造福全人类,为人类留下了众多永久的科学遗产。

而当2014年非洲埃博拉疫情爆发的时候,他捐出了1亿美元用于对抗病毒对全人类的威胁。这也是整个疫情爆发过程中最大的一笔个人捐款。

而在慈善事业上,他也是风云人物。在2010年,第二次战胜自身疾病的艾伦就曾表态要在自己死后捐赠自己绝大部分财产于慈善事业,而他并不仅仅是说一说而已,仅仅在2011年,他就捐出了3亿美金做慈善,被评为当年“捐赠最慷慨的美国人”。

没有妻子,没有后代的他,在昨天离开了这个世界,他一生所为人类做出的贡献恐怕比我们绝大部分人加起来还要多,在此,我们只能愿他一路好走,愿天堂不再有病痛为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